中国称游泳运动员兴奋剂报道为“假新闻”

中国称游泳运动员兴奋剂报道为“假新闻”

20浏览次
文章内容:
中国称游泳运动员兴奋剂报道为“假新闻”
中国称游泳运动员兴奋剂报道为“假新闻”
北京周一称,有关 23 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 2021 年东京奥运会前检测出违禁药物呈阳性的报道是“假新闻”(乔纳森·纳克斯特兰德)

北京周一称,有关 23 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 2021 年东京奥运会前检测出违禁药物呈阳性的报道是“假新闻”(乔纳森·纳克斯特兰德)

北京方面周一表示,有关 23 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 2021 年东京奥运会前检测出违禁药物呈阳性的报道是“假新闻”。

三年前,游泳运动员在周末被曝出服用曲美他嗪 (TMZ),该药呈阳性反应,这震惊了游泳界。曲美他嗪是一种处方心脏药物,由于可以提高运动成绩而被禁止使用。

在世界管理机构接受了中国的调查结果后,这些游泳运动员被允许参加东京奥运会。中国调查发现,这些运动员在 2020 年末和 2021 年初的一场比赛中不知情地从食物中摄入了这种化学物质。

其中有数人赢得了奖牌,包括金牌,许多人都将在今年夏天参加巴黎奥运会。

中国外交部周一对这些广泛报道作出了反驳,这些报道最先出现在《纽约时报》和德国电视一台(ARD)周六的报道中,并引用了对机密文件和电子邮件的审查。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有关报道是假新闻,不符合事实。”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表示,“缺乏任何可信证据”来质疑中国对此事的说法。

“我想你也注意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已经给出了非常明确的回应。”王建军说道。

然而,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称,药检不合格的消息“令人震惊”,并严厉斥责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回应是“对清白运动员的毁灭性背后捅刀子”。

-“详细”调查-

王毅表示,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对此事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发现运动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受污染的药物。

他在北京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涉事的中国游泳运动员没有过错,也没有疏忽,他们的行为不构成兴奋剂违规行为。”

“经过调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确认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调查结果。”

一名与中国游泳协会合作的澳大利亚教练也否认了国家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指控,称这“与我所见过的情况相差甚远”。

曾执教涉毒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丹尼斯·科特雷尔 (Denis Cotterell) 向《悉尼先驱晨报》表示,他对“任何有预谋的指控”提出质疑。

这位 74 岁的老人与中国游泳队断断续续合作了十多年,他表示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这么说的。

“我知道他们(游泳运动员)经历了什么,我知道他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我可以告诉你这些故事。我知道事实,我感到很放心,”他告诉记者。

“这种认为其具有系统性的说法与我一直以来在这里看到的任何说法都相去甚远。”

- “诽谤性指控” -

中国官方媒体在国内报道中淡化了这些指控,并称其他国家正在密谋对抗北京国家游泳队。

新华社周日发表文章,提到“一些外国媒体的报道”,但没有提及指控的细节,文章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声明的转述。

国有小报《环球时报》周一称这些指控是“诽谤性指控”,暗示外国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是西方阻止中国崛起为体育强国的努力的一部分。

《环球时报》称:“目前有关国家正在操纵兴奋剂问题,抹黑中国游泳项目,明显是有意为之。”

中国受到严格审查的社交媒体上的讨论呼应了官方媒体的观点,网民表示这些指控不会阻止中国游泳队。

“他们为什么针对中国游泳队?因为我们越来越强了。”一名微博用户说。

曲折的历史

ARD 于周日播出了一部有关该主题的纪录片,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后发表了新的声明。

该机构表示:“该机构仍然坚定地坚持对此案的科学调查结果和法律决定。”

王毅表示,中国政府“对兴奋剂问题一贯采取坚决零容忍立场”,并称中国维护体育“公平竞争”。

中国游泳队服用兴奋剂的历史可谓是波折重重。1994 年广岛亚运会上,七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类固醇。

1998年,在珀斯举行的世界锦标赛上,游泳运动员袁元被澳大利亚海关官员在其行李中发现了大量生长激素,随后被禁止入境。

三届奥运会冠军孙杨即将结束第二次兴奋剂禁赛。他第一次禁赛是在 2014 年,当时他因接受 TMZ 采访而被禁赛。

伯斯杰/dhw

分类:

电子游戏

标签:

评估:

    留言